Rust Cohled

It's just one story.

看到一些作者更新,恍然回到两年之前,仿佛我还躺在房间里自己的床上,岁月静好。

偷偷吹韩

抄一句评论:初看眉头紧皱,再看眉眼温柔。

陆拖:

  
实际上我完全没有想过给韩文清写小论文,毕竟当初看小说太快太糙,一直担心自己疏忽了什么细节,现在也不过是趁半夜无人随便说些瞎话。


我真的好喜欢老韩这张新图啊。


不是因为一年到头终于看见官方肯为霸图队长韩先生吐出一张新图来,而是因为这张图里的韩文清,无论是哪个角度都让我感到非常舒服。这是22岁的他,失败了两次,不知道自己还要输掉比赛或是赢得冠军,他很轻松,很自在,他捧着自己的生日蛋糕,眉宇间没有愁容。


实际上韩文清并不是在同人作品中唯一一个被脸谱化扁平化的角色,但他作为一个太多时候在背景板中的人,实在是被限定了足够少的性格特征。看到他只会想到交钱包,把队员骂哭,砸键盘,或者正面一点的“十年霸图一如既往”,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我不想太过主观的去勾画我心目中的韩文清是怎么样,但原作,全职高手作为一部足够优秀的大男主群像小说的确是尽其所能地完整了每个人的所有方面。就好比男主叶修虽然常常被冠以“嘲讽”之名,但谁也不能否认他的礼貌、温柔和懂得分寸。就好比沐橙作为联盟女神,温柔可人之外也是拎起吞日就能把人轰成渣的狠角色,更是会在利用了讨厌的人之后笑眯眯地跟对方说“谢谢”。这些细节和对比并不是所谓的“反差萌”,而是角色存在于小说的世界里,作为一个“人”,应有的饱满。


而回到韩文清身上,他的确在太多时候都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他严格管控着队员的诸多事由,他长得凶,他脾气坏,但他真的不止于此。


我认为他也有坏心眼,全明星场上先夸了孙翔操作好,话锋一转又说他不如叶秋,前面甚至还撂了句狠话,像是在针对下克上的唐昊。


我认为他有些好为人师,他的确是信念坚定不假,但动不动就要用自己的标准教训别人,从叶修到新人,没一个能逃掉韩队的“高标准严要求”。


我认为他简单粗暴,还有点公报私仇,在百鬼巢穴里就算抓不到骗了自己的兴欣队员,至少也要揍一顿始作俑者和老对手出气。


我认为他喜欢挑战,懒得废话,全明星大乱战上说不带治疗就不带治疗,完全不考虑这些年来从来是谁有治疗谁占便宜,说打就打。


我认为他嘴笨,至少是说不过叶修,还被老林给点出来。


我认为他足够尊重对手,他看不起嘉世的结局,肯定每个和自己对战者的优秀,更清楚他们在哪里异于常人。


我认为他暗中八卦,平时装成一副老前辈的高冷样子,结果每次叶修出言放肆都要跳出来教训两句,速度感人。


我认为他特别不经逗,一点玩笑都开不得,说什么都会被当成挑衅凶回去。


我认为他平日完全没有那么严肃,看见有人赶不及会帮对方留门,在其他人怀疑发生什么的时候哭笑不得,看来误解他的人真是不少。


我认为他自尊心过剩,别人捡的拳套说不要就不要。


我认为他是奉献型人格。


关于韩文清为什么没有去国家队的问题,在每一次官方出国家队相关周边的时候我都会问自己一次。因为他要专注霸图,因为他力有不逮,因为他清楚所有自己能做到和不能做到。他为霸图贡献了十年,这是连叶修也做不到的事情,他从第一赛季成为队长至今,他是霸图的脊梁。


虫爹说,韩文清是一个把坚持放大到了固执的人,这样的人总是不讨喜的,因为他坚定得甚至叫人讨厌,兼而太过无趣,像是命定般属于背景板。但就是这样一个人,曾经顶住三个赛季徒劳无果的压力重挫嘉世王朝,现在又要顶住全盛期已过的种种影响,重新站在挑战者的位置上,对那个捧着冠军奖杯的人发起攻势。


人们说他不可能了,就像开始时候那样,可谁知道呢。
 
   
话题跑太远,明明说了尽量不讲主观看法,但还是冒出来一大堆的“我认为”。没错,这就是我眼里的老韩,比起那个好像是坚持化身的完美形象而言有很多毛病,又跟那个只会晚上让人交钱包的扁平角色相比有太多的可爱之处,我试图让他完整,却发现这是理所应当的一件事。


他就应该是那么一个复杂的人。


不免要再说一遍,我是真的很喜欢官方贺图里的那个韩文清,他才22岁,他有大好前程,他舒开装严肃的表情,冲着或许存在的相机笑了一下。


转瞬即逝,还有点别扭地笑了一下。
    
   


他年轻的时候,眉眼里都是坦荡荡的温柔。

占tag找文抱歉(找到了所以去掉了tag,感谢热心GN)

占tag找一篇文…实在抱歉找到就删。
内容应该是退役之后,叶修继承家业,不过由于自身兴趣不在这里所以继承的不太开心。然后有次被弟弟拉去帮客户看字画,去了一家古董店,然后发现古董店里有人弹琴,赫然是王杰希。王杰希后来还帮叶秋挑了一块玉送给妹子。印象特别深的是店员说过一句,“小王先生打游戏可惜了。”叶修当时的心理活动是能说这样的话,说明王杰希不像他,是对家业真的有兴趣。
真的万分抱歉占tag…翻遍了喜欢也没有找到所以求助,先谢谢啦。

你欠我一场旅行,欠我一整个夏天。
而我欠你十年。

真是…第一个期末考得我痛不欲生……
痛不欲生的意思就是,此刻我后悔不已,希望时间倒退重来。
但也有可能是在说,几个月后我就会重新变得厚颜无耻,忘记现在的感觉。
啊,有时候真的希望心情可以储存,多希望以后每当感到自满,懒散之类的情绪,我就可以把这种后悔拿出来感受一番。
然而我的自我保护机制在此刻就已经让我淡化了这种感觉。

客人4:

没完没了地吵,挂,嘲讽也要有个限度,揣测他人不惜以最恶毒的恶意,那你不妨就想想清楚,这恶意到底是人家的还是你的?
不停打tag广播哭诉什么愤怒悲伤,我看分明是很兴奋啊

“能漫不经心轻佻念出佛偈来的鬼王”这一句真的好苏好苏,而且正是太太表达出的本质。很喜欢地藏像里冷静自持,又用情至深的鬼王。一切于他仿佛四两拨千斤般轻易,但是旁人做来其实却千难万难。

鸢尾灯:

说点乱七八糟的东西好了。

 

本来是应该跟在地藏像最后一章之后的,但是写完的时候真的太晚了,脑袋变成了一滩浆糊,又黏又稠还一片空白,所以就直接发了,后来想一想说出来也不是那么必要,更何况我超懒——结果刚才听歌,突然想起来写的时候有首超级想分享的人声后摇,就决定爬起来。还是说出来好了。

这一首是写到幻境中众生的声音时突然想起来的,最开始听到它的时候,也是反反复复的听了很久。可能音乐本来就有力量,而语言本来就是音乐的一种,所以带出情绪格外的容易吧。

“I just want you to speak to me. ”


然后就是地藏像了。最开始想写他的时候是斗技拼速度的那个时代刚巧有逆转的影子,酒吞是最开始说用轮入道的——游戏里酒吞被各种轻视的那段时期。然后突然有一天,微博上有人发了地藏酒吞结界突破的录屏。他是真的好苏啊。

再之后查地藏,看到一句话“因他象大地一样,安忍不动、静之虑深密,含藏无量善根种子,故名地藏。”

我被这句话给击中了。


于是就想写佛性和鬼性,想写站在血火里的地藏像,想写能漫不经心轻佻念出佛偈来的鬼王。


关于酒茨他们两人,如果能稍微传达到一点,我就心满意足啦。


至于我自己,一直都不太擅长说话以及和人互动。评论都看了,谢谢你们的喜欢,一时间不知道回复什么,就大部分没回复了,致歉。

那首真的很棒,记得去听。可能有看不到歌词的,我在这边附一下好了。


"I just want you to speak to me."
我只希望你能对我说点什么,
"I'm still waiting for you, God.
我仍然在守候着你,上帝。
I pray because this have to be finished.
我向你祈祷,因为这终将结束,
Goodbye, God.
再见了,上帝。
Goodbye to you all."
再见了,诸位。

"I don't trust any God.
我不会信仰任何称神者,
I don't know who God is,
也不知谁人可以为神,
But I know what God should be."
但我却知道,神应该成为什么。
"Take a look here,
看看这儿,
Take a good look at what you've created!"
好好看看你所创造的这一切!
"Hi, God.
你好,上帝。
This is Lorenzo.
我是Lorenzo,
I want to ask you something:
我想要问清一些事:
Why life is so hard?
为什么生活这样艰难?
Why love is so cruel?
为什么爱如此残酷?
Why I can't really be me,
为什么我无法成为自己,
Not someone else,
不是想成为别的什么人啊!
I just want to be me."
我只不过想做我自己。
"Hey, God, this is Jan Biel.
嘿,上帝,我是Jan Biel。
I just called to thank you
我只想对你说声谢谢,
For being with me when
感谢你一直对我不离不弃,
My life seemed to fall apart.
即使在我的生活行将崩溃之际。
You carried me from my darkest hours
你引领我走出了我生命中最黑暗的日子,
And I'm very grateful for that.
我非常感谢,你所做的这些。
Thank you."
谢谢。
"Hi, God.It's me.From Earth
您好,上帝。是我,来自地球。
I know you haven't returned any of my previous call.
我知道,你未曾回应过我过去的任何一次祈祷。
But maybe you were simply not there.
但是也许你只是恰巧不在。
And here it goes again:
现在,我要再祈祷一次:
I wanted to thank you for giving me
我是很想感激你赋予了我,
The opportunity to be part of this world.
一个参与这世界的机会。
But didn't you also give us people
但你不也赋予了我们人类,
The mind to explore and question?
赖以探与问的理智?
So... Where are you?
既然如此,容我发问……你在哪里?
And where've you been when we needed you the most?"
当我们最需要你之际,你身处何方?
"It's (?) speaking
这里是(?),
I must be drunk or far away
我一定是醉得厉害,甚至有些神志不清。
For I no longer believe in you anymore
因为我已再也不会相信你了,
So why don't you are non-existent?
你又有什么理由脱身于乌有呢?
Cause I figured this out
因为我全都看清楚了,
For all the harm and the grief
看清了所有那些被你带到世上的,
That you bring into this world.
全部的伤害与悲恸。
Either you're a cruel entity,for not changing things.
无论你是个未经流变的残酷实体,
Or you don't exist."
抑或你根本不曾存在。
"Please tell me why these horrible things happen!
请告诉我,为什么会发生那些可怖的事?
Why did those two towers have to fall
为什么双子塔必须倒掉?
And how could you let it happen?
你怎能让它发生!?
Does there have to be such hatred in this world?
这样的仇恨有何必要存在?
Why must society struggle so hard for tolerance?"
人类间的包容为何如此困难?
"I prayed every day for weeks
我已经每天祈祷连续很久,
Now why won't you answer my prayers?
为什么你不理会我的祈祷?
Prove to me and so many others
证明给我,或者随便什么别的人看看,
Why I should continue to pray?
告诉我为什么我应该继续祈祷下去!
I have faith to my friends and my family, isn't that enough?"
我对我的亲友们怀有虔诚,这对你还不够吗?
"Hello... Hello?
你……好?
信じてる。
我相信。
信じていたい。
我愿相信。
"Please God ,if you exist
请回答我,上帝,如果你存在的话,
Help me believe that the world is real
请让我相信这世界是确实的,
That I am real.And that everything is real.
我,以及这一切的一切都并非虚构,
That we are more than just a coincidence."
我们的命运并不只是一个巧合。
"This world is what we can give."
这世界是由我们所创的。
"Speak to me.
对我说点什么。
I won't ask to save me.
我并不企求拯救。
I just want you to speak to me."
我只想你对我说点什么。
"Hey...Did I apologize to you for...
嘿…我可以向你道歉吗…
You know...
因为…你知道…
I just want to say I'm sorry and...
我只想说我很抱歉…还有…
Thank you.
谢谢。
Oh!And only one more thing:
噢,还有另一件事,
Please, help me fly."
拜托了,带我往你的国。
"Please God.Take me away from here.
求求你,上帝,带我从这儿离开,
I can't take anymore
我再也无法忍受,
They're always devouring me...
它们都在吞噬着我…
I'm so lost.I'm so lost...
我不知所措,万分迷茫……
God?"(cry*)
上帝?(啜泣*)
神樣。
神明呐,
何故戰爭?
缘何而有战争?
何故死?
缘何而有死亡?
何故饑餓?
缘何而有饥饿?
なんですか?
这些都因何发生?
お前は何の為にいる?
你又因何而存在?
さよなら。
永别了。
"Ghia su Thee.anarotieme,ti imaste?
你好,上帝。我们到底算是什么?
Poso simantiki s'afto ton kosmo?
对这个宇宙,我们又何必存在?
Pu pigenoume?
我们终将归往何处?
"Uhh...Yeah, uhh...l-listen.God... umm...
嗯…是的,嗯…听我说,上帝…嗯……
I just want to say
我只是想说,
A really big thank-you on behalf of...Uhh, everybody.
我真的非常感谢你,是代表……嗯,所有人对你说的。
And... Thanks for getting the whole thing started and...
还有…谢谢你赐一切以开始,
For getting it off the ground, but...
以及…推动了所有的发展,
I think that this time
但是…我觉得,这次…
We have really screwed things up
我们真的全都搞砸了……
And I am so,so...
我非常、非常的,
Sorry."
抱歉。”
"I need you now.
我需要你,现在。
I need you."
我祈求你。



【食梦貘x茨木童子】灰烬(上)

邪教好吃(突然发病

一笑过之:

今天份的报社。
就是昨天那两千字,忘发了。
自从网易给我写攻受出了食梦貘和童男后,我就沉迷猪all不可自拔了。不过那时候忙,没空写脑洞,复健期扯出来。
今天份的报社,猪x茨木,只有我想不到没有我写不了的,哼哼。
有朝一日我非把猪all写满。
前篇,【食梦貘x童男】童话→http://gblwanan.lofter.com/post/1d070897_cdbb254


【食梦貘x茨木童子】灰烬(上)


食梦貘闯入这个梦境的时候皱了皱眉。一望无际的血红色弥漫天际,焦土上遍是灰黑色的尘,似乎还弥漫着硝烟的味道。
它习惯性地在梦的边缘等了一会,有一个黑红色的身影跌跌撞撞走了过来。来者一头红发掩在天空中,黑衣则与这土地相融。他背着一个硕大的酒葫芦,酒气与妖气向外散发,肆无忌惮。
食梦貘知道这是谁的梦,这是大江山的那位鬼王,酒吞童子所拥有的梦境。他一向这样肆无忌惮,率性又散漫,他提不起精神,是因为没人值得他提起精神。
酒吞童子的梦境里有一轮满月,浑圆的月轮安静挂在血红色的天空中,那是梦境里光线的来源。月光洒在他的梦里,无处不在又无迹可寻。红发的大妖又抬起手来,风带动那些黑色的灰烬在他身边旋转,宛若一群群起舞的蝴蝶,在他面前用自己的方式表示臣服。渐渐的它们又变了,黑色中透出一点红色的光,也同样像是血色,蝴蝶变成了飞舞的枫叶,在他旁边恣意燃烧。
酒吞童子灌了口酒,喃喃念叨着什么。
食梦貘好奇的很,它常年在梦境中穿行,见过许多好的坏的贪婪的理智的梦,窥过无数人的秘密。许多人抑或妖怪的所思所想不会说出,却总会在梦境中得到反映。食梦貘去不了现实,窥探那些不过是乐趣,也算是好奇。
那些充满想象光怪陆离的梦,无比严谨一丝不苟的梦,它都见过,也都吃过。酒吞童子的梦对他来说并无不同,食梦貘悄悄钻进梦的边缘,这样它就可以听的再清楚些。
“哎呀,他是在说什么呢?”
“他在说,红叶。”
冷不防有人回答了它自言自语低声嘀咕的疑问,低低的声音几乎就在食梦貘耳边——不,事实上这个声音的来源比它耳朵的位置高多了。食梦貘吓得一个激灵,它抬头向旁边望去,这才发现自己身旁站着一个同样穿着黑衣的妖怪。他满头白发,断了一只角,右边的袖口空空荡荡。
是茨木童子,传说中大江山的二把手,不远处那位鬼王的得力手下。
茨木童子目不转睛地盯着在梦境中心出神凝视枫叶的鬼王,食梦貘却知道回答自己的那句话就出自他口中。它明明看到茨木童子站在那里,周身散发着强大的瘴气,可它一点都感受不到,甚至感觉不到半分他存在的气息。
他悄无声息地站在梦境边缘,不知看了多久。
“看够了吗?”茨木童子忽然说。
“……啊?”
这位大妖总算将视线从鬼王身上移走,他低下头看了眼相对于他矮小到极致的食梦貘,从视线里读不出什么感情。食梦貘这会儿才终于感觉到了他的威压,与远处的酒吞童子不同,他离它太近,浓郁的几乎凝成实质的妖力几乎是一霎就压了过来,即使他并无恶意。
食梦貘被他吓得大气不敢吭,但它终究是生活在梦境中的妖怪,茨木童子再强大,不过也就是它的一顿美餐,这样想它就稍微安定了下来,余光注意到,在茨木童子散发出气势后,酒吞童子不见了。
那些枫叶重新化为灰黑色的蝴蝶散落,天空,大地,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食梦貘忽然发现它犯了一个错误,这里不是酒吞童子的梦境,这里分明是……
茨木童子的,梦境。
它的错误在于,想当然的认为梦境正中央最耀眼的那位才是梦境主人,没想到它的主人只是安静站在边缘,注视着中间的那人——按理说梦的主人作为梦境的制造者,那些梦境碎片只会围绕着他构成世界,不管是什么梦,都以他为中心——茨木童子明显不是。
茨木童子也注意到了消失的酒吞,但他没有说什么,只是耸了耸肩,就把注意力放在了食梦貘身上。
“你是食梦貘?”
“啊……是,是的!”
“来吾的梦境做什么?”
食梦貘觉得他是在问废话,食梦貘进入梦境还能做什么?但它不敢说,那些现实世界中极其强大的妖怪,其妖力完全可以影响梦境。它不是没有经历过。
食梦貘说:“……那,那个,我来找食物。”
茨木童子点了点头,道:“吾的梦境,你吃了也无不可。”
他这时才将目光放在梦境的中心。
“反正吾友已经走了。”
食梦貘小心翼翼地提醒他:“茨木大人,这里是你的梦境,你才是主人,只要想要他出现他就会存在的。”
茨木童子道:“不必了。”
“酒吞童子如果要躲我,我是无论如何找不到他的。他有这个能力。”
他忽地用力一甩左袖,带着空荡荡的右边袖子也飘荡起来,食梦貘看着他迈步向梦的中心走去,束着金铃的赤足每踏在地上一次,远处的碎片就分散,近处的就重聚一次,直到将他重新围绕在中心。
哦——食梦貘有点懊丧地想,或许是因为以它的高度,只看得见茨木童子的足吧。
后来食梦貘也来过几次茨木童子的梦,说实话口感并不好,因为他的梦总是一成不变的血红天空和灰黑焦土,空空荡荡,连加以调味的情绪也没有多少。有时候酒吞童子会从一侧走来,有时候则不会,茨木童子自己站在那里,不知在想什么。
但无一例外的是,他自己的意识都在梦里。
食梦貘习惯了之后也偶尔和他说两句话。它去过无数梦境,尝过无数各种情绪积淀出的味道,窥过无数人鬼妖物的内心,也见过无数沉浸在梦境里的意识。
梦是相连的,它从一个梦走进另一个,有时候被吃尽梦境的人也会跟着它。食梦貘并不在乎用餐的时候有人看,当着主人大快朵颐也不是没有过。至于那些离开自己梦境的人还能不能回去,它一向是不管的。
所以说,蝴蝶精的作用大概就是这样。把迷途的旅人带回去,用铃鼓的乐声。
那和它有什么关系呢?是吧。
食梦貘从其他妖怪的梦境里得知了茨木童子的性格。他们说茨木童子大人是个痴汉,对着他们说酒吞童子的优点能说三天三夜;也有些妖怪说茨木童子是个眼高于顶的妖怪,一直以来,都不屑和其它妖怪多话。
谁真谁假,食梦貘不是很清楚,毕竟它知道的大多是转了好几手的事情。茨木童子确实是个话不多的妖,也确实很执着于酒吞童子。他的梦里很少有自己,大多是鬼王安静地站在梦境中间,血色的枫叶围绕着他,然后和那个身影一起衰败成大片大片的灰烬。
茨木童子偶尔会对他讲起酒吞童子,他说话的时候很安静——或者说是冷静。好像并没有为这些情绪所困扰。
他在梦境中提起酒吞童子时,是非常冷静和清醒的。

好帅

0v0:

万万没想到无恶不作系列写完了!赶一张庆祝!

电脑色差严重,车祸现场般的…………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