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st Cohled

It's just one story.

客人4:

没完没了地吵,挂,嘲讽也要有个限度,揣测他人不惜以最恶毒的恶意,那你不妨就想想清楚,这恶意到底是人家的还是你的?
不停打tag广播哭诉什么愤怒悲伤,我看分明是很兴奋啊

鸢尾灯:

说点乱七八糟的东西好了。

 

本来是应该跟在地藏像最后一章之后的,但是写完的时候真的太晚了,脑袋变成了一滩浆糊,又黏又稠还一片空白,所以就直接发了,后来想一想说出来也不是那么必要,更何况我超懒——结果刚才听歌,突然想起来写的时候有首超级想分享的人声后摇,就决定爬起来。还是说出来好了。

这一首是写到幻境中众生的声音时突然想起来的,最开始听到它的时候,也是反反复复的听了很久。可能音乐本来就有力量,而语言本来就是音乐的一种,所以带出情绪格外的容易吧。

“I just want you to speak to me. ”


然后就是地藏像了。最开始想写他的时候是斗技拼速度的那个时代刚巧有逆转的影子,酒吞是最开始说用轮入道的——游戏里酒吞被各种轻视的那段时期。然后突然有一天,微博上有人发了地藏酒吞结界突破的录屏。他是真的好苏啊。

再之后查地藏,看到一句话“因他象大地一样,安忍不动、静之虑深密,含藏无量善根种子,故名地藏。”

我被这句话给击中了。


于是就想写佛性和鬼性,想写站在血火里的地藏像,想写能漫不经心轻佻念出佛偈来的鬼王。


关于酒茨他们两人,如果能稍微传达到一点,我就心满意足啦。


至于我自己,一直都不太擅长说话以及和人互动。评论都看了,谢谢你们的喜欢,一时间不知道回复什么,就大部分没回复了,致歉。

那首真的很棒,记得去听。可能有看不到歌词的,我在这边附一下好了。


"I just want you to speak to me."
我只希望你能对我说点什么,
"I'm still waiting for you, God.
我仍然在守候着你,上帝。
I pray because this have to be finished.
我向你祈祷,因为这终将结束,
Goodbye, God.
再见了,上帝。
Goodbye to you all."
再见了,诸位。

"I don't trust any God.
我不会信仰任何称神者,
I don't know who God is,
也不知谁人可以为神,
But I know what God should be."
但我却知道,神应该成为什么。
"Take a look here,
看看这儿,
Take a good look at what you've created!"
好好看看你所创造的这一切!
"Hi, God.
你好,上帝。
This is Lorenzo.
我是Lorenzo,
I want to ask you something:
我想要问清一些事:
Why life is so hard?
为什么生活这样艰难?
Why love is so cruel?
为什么爱如此残酷?
Why I can't really be me,
为什么我无法成为自己,
Not someone else,
不是想成为别的什么人啊!
I just want to be me."
我只不过想做我自己。
"Hey, God, this is Jan Biel.
嘿,上帝,我是Jan Biel。
I just called to thank you
我只想对你说声谢谢,
For being with me when
感谢你一直对我不离不弃,
My life seemed to fall apart.
即使在我的生活行将崩溃之际。
You carried me from my darkest hours
你引领我走出了我生命中最黑暗的日子,
And I'm very grateful for that.
我非常感谢,你所做的这些。
Thank you."
谢谢。
"Hi, God.It's me.From Earth
您好,上帝。是我,来自地球。
I know you haven't returned any of my previous call.
我知道,你未曾回应过我过去的任何一次祈祷。
But maybe you were simply not there.
但是也许你只是恰巧不在。
And here it goes again:
现在,我要再祈祷一次:
I wanted to thank you for giving me
我是很想感激你赋予了我,
The opportunity to be part of this world.
一个参与这世界的机会。
But didn't you also give us people
但你不也赋予了我们人类,
The mind to explore and question?
赖以探与问的理智?
So... Where are you?
既然如此,容我发问……你在哪里?
And where've you been when we needed you the most?"
当我们最需要你之际,你身处何方?
"It's (?) speaking
这里是(?),
I must be drunk or far away
我一定是醉得厉害,甚至有些神志不清。
For I no longer believe in you anymore
因为我已再也不会相信你了,
So why don't you are non-existent?
你又有什么理由脱身于乌有呢?
Cause I figured this out
因为我全都看清楚了,
For all the harm and the grief
看清了所有那些被你带到世上的,
That you bring into this world.
全部的伤害与悲恸。
Either you're a cruel entity,for not changing things.
无论你是个未经流变的残酷实体,
Or you don't exist."
抑或你根本不曾存在。
"Please tell me why these horrible things happen!
请告诉我,为什么会发生那些可怖的事?
Why did those two towers have to fall
为什么双子塔必须倒掉?
And how could you let it happen?
你怎能让它发生!?
Does there have to be such hatred in this world?
这样的仇恨有何必要存在?
Why must society struggle so hard for tolerance?"
人类间的包容为何如此困难?
"I prayed every day for weeks
我已经每天祈祷连续很久,
Now why won't you answer my prayers?
为什么你不理会我的祈祷?
Prove to me and so many others
证明给我,或者随便什么别的人看看,
Why I should continue to pray?
告诉我为什么我应该继续祈祷下去!
I have faith to my friends and my family, isn't that enough?"
我对我的亲友们怀有虔诚,这对你还不够吗?
"Hello... Hello?
你……好?
信じてる。
我相信。
信じていたい。
我愿相信。
"Please God ,if you exist
请回答我,上帝,如果你存在的话,
Help me believe that the world is real
请让我相信这世界是确实的,
That I am real.And that everything is real.
我,以及这一切的一切都并非虚构,
That we are more than just a coincidence."
我们的命运并不只是一个巧合。
"This world is what we can give."
这世界是由我们所创的。
"Speak to me.
对我说点什么。
I won't ask to save me.
我并不企求拯救。
I just want you to speak to me."
我只想你对我说点什么。
"Hey...Did I apologize to you for...
嘿…我可以向你道歉吗…
You know...
因为…你知道…
I just want to say I'm sorry and...
我只想说我很抱歉…还有…
Thank you.
谢谢。
Oh!And only one more thing:
噢,还有另一件事,
Please, help me fly."
拜托了,带我往你的国。
"Please God.Take me away from here.
求求你,上帝,带我从这儿离开,
I can't take anymore
我再也无法忍受,
They're always devouring me...
它们都在吞噬着我…
I'm so lost.I'm so lost...
我不知所措,万分迷茫……
God?"(cry*)
上帝?(啜泣*)
神樣。
神明呐,
何故戰爭?
缘何而有战争?
何故死?
缘何而有死亡?
何故饑餓?
缘何而有饥饿?
なんですか?
这些都因何发生?
お前は何の為にいる?
你又因何而存在?
さよなら。
永别了。
"Ghia su Thee.anarotieme,ti imaste?
你好,上帝。我们到底算是什么?
Poso simantiki s'afto ton kosmo?
对这个宇宙,我们又何必存在?
Pu pigenoume?
我们终将归往何处?
"Uhh...Yeah, uhh...l-listen.God... umm...
嗯…是的,嗯…听我说,上帝…嗯……
I just want to say
我只是想说,
A really big thank-you on behalf of...Uhh, everybody.
我真的非常感谢你,是代表……嗯,所有人对你说的。
And... Thanks for getting the whole thing started and...
还有…谢谢你赐一切以开始,
For getting it off the ground, but...
以及…推动了所有的发展,
I think that this time
但是…我觉得,这次…
We have really screwed things up
我们真的全都搞砸了……
And I am so,so...
我非常、非常的,
Sorry."
抱歉。”
"I need you now.
我需要你,现在。
I need you."
我祈求你。



“能漫不经心轻佻念出佛偈来的鬼王”这一句真的好苏好苏,而且正是太太表达出的本质。很喜欢地藏像里冷静自持,又用情至深的鬼王。一切于他仿佛四两拨千斤般轻易,但是旁人做来其实却千难万难。

鸢尾灯:

说点乱七八糟的东西好了。

 

本来是应该跟在地藏像最后一章之后的,但是写完的时候真的太晚了,脑袋变成了一滩浆糊,又黏又稠还一片空白,所以就直接发了,后来想一想说出来也不是那么必要,更何况我超懒——结果刚才听歌,突然想起来写的时候有首超级想分享的人声后摇,就决定爬起来。还是说出来好了。

这一首是写到幻境中众生的声音时突然想起来的,最开始听到它的时候,也是反反复复的听了很久。可能音乐本来就有力量,而语言本来就是音乐的一种,所以带出情绪格外的容易吧。

“I just want you to speak to me. ”


然后就是地藏像了。最开始想写他的时候是斗技拼速度的那个时代刚巧有逆转的影子,酒吞是最开始说用轮入道的——游戏里酒吞被各种轻视的那段时期。然后突然有一天,微博上有人发了地藏酒吞结界突破的录屏。他是真的好苏啊。

再之后查地藏,看到一句话“因他象大地一样,安忍不动、静之虑深密,含藏无量善根种子,故名地藏。”

我被这句话给击中了。


于是就想写佛性和鬼性,想写站在血火里的地藏像,想写能漫不经心轻佻念出佛偈来的鬼王。


关于酒茨他们两人,如果能稍微传达到一点,我就心满意足啦。


至于我自己,一直都不太擅长说话以及和人互动。评论都看了,谢谢你们的喜欢,一时间不知道回复什么,就大部分没回复了,致歉。

那首真的很棒,记得去听。可能有看不到歌词的,我在这边附一下好了。


"I just want you to speak to me."
我只希望你能对我说点什么,
"I'm still waiting for you, God.
我仍然在守候着你,上帝。
I pray because this have to be finished.
我向你祈祷,因为这终将结束,
Goodbye, God.
再见了,上帝。
Goodbye to you all."
再见了,诸位。

"I don't trust any God.
我不会信仰任何称神者,
I don't know who God is,
也不知谁人可以为神,
But I know what God should be."
但我却知道,神应该成为什么。
"Take a look here,
看看这儿,
Take a good look at what you've created!"
好好看看你所创造的这一切!
"Hi, God.
你好,上帝。
This is Lorenzo.
我是Lorenzo,
I want to ask you something:
我想要问清一些事:
Why life is so hard?
为什么生活这样艰难?
Why love is so cruel?
为什么爱如此残酷?
Why I can't really be me,
为什么我无法成为自己,
Not someone else,
不是想成为别的什么人啊!
I just want to be me."
我只不过想做我自己。
"Hey, God, this is Jan Biel.
嘿,上帝,我是Jan Biel。
I just called to thank you
我只想对你说声谢谢,
For being with me when
感谢你一直对我不离不弃,
My life seemed to fall apart.
即使在我的生活行将崩溃之际。
You carried me from my darkest hours
你引领我走出了我生命中最黑暗的日子,
And I'm very grateful for that.
我非常感谢,你所做的这些。
Thank you."
谢谢。
"Hi, God.It's me.From Earth
您好,上帝。是我,来自地球。
I know you haven't returned any of my previous call.
我知道,你未曾回应过我过去的任何一次祈祷。
But maybe you were simply not there.
但是也许你只是恰巧不在。
And here it goes again:
现在,我要再祈祷一次:
I wanted to thank you for giving me
我是很想感激你赋予了我,
The opportunity to be part of this world.
一个参与这世界的机会。
But didn't you also give us people
但你不也赋予了我们人类,
The mind to explore and question?
赖以探与问的理智?
So... Where are you?
既然如此,容我发问……你在哪里?
And where've you been when we needed you the most?"
当我们最需要你之际,你身处何方?
"It's (?) speaking
这里是(?),
I must be drunk or far away
我一定是醉得厉害,甚至有些神志不清。
For I no longer believe in you anymore
因为我已再也不会相信你了,
So why don't you are non-existent?
你又有什么理由脱身于乌有呢?
Cause I figured this out
因为我全都看清楚了,
For all the harm and the grief
看清了所有那些被你带到世上的,
That you bring into this world.
全部的伤害与悲恸。
Either you're a cruel entity,for not changing things.
无论你是个未经流变的残酷实体,
Or you don't exist."
抑或你根本不曾存在。
"Please tell me why these horrible things happen!
请告诉我,为什么会发生那些可怖的事?
Why did those two towers have to fall
为什么双子塔必须倒掉?
And how could you let it happen?
你怎能让它发生!?
Does there have to be such hatred in this world?
这样的仇恨有何必要存在?
Why must society struggle so hard for tolerance?"
人类间的包容为何如此困难?
"I prayed every day for weeks
我已经每天祈祷连续很久,
Now why won't you answer my prayers?
为什么你不理会我的祈祷?
Prove to me and so many others
证明给我,或者随便什么别的人看看,
Why I should continue to pray?
告诉我为什么我应该继续祈祷下去!
I have faith to my friends and my family, isn't that enough?"
我对我的亲友们怀有虔诚,这对你还不够吗?
"Hello... Hello?
你……好?
信じてる。
我相信。
信じていたい。
我愿相信。
"Please God ,if you exist
请回答我,上帝,如果你存在的话,
Help me believe that the world is real
请让我相信这世界是确实的,
That I am real.And that everything is real.
我,以及这一切的一切都并非虚构,
That we are more than just a coincidence."
我们的命运并不只是一个巧合。
"This world is what we can give."
这世界是由我们所创的。
"Speak to me.
对我说点什么。
I won't ask to save me.
我并不企求拯救。
I just want you to speak to me."
我只想你对我说点什么。
"Hey...Did I apologize to you for...
嘿…我可以向你道歉吗…
You know...
因为…你知道…
I just want to say I'm sorry and...
我只想说我很抱歉…还有…
Thank you.
谢谢。
Oh!And only one more thing:
噢,还有另一件事,
Please, help me fly."
拜托了,带我往你的国。
"Please God.Take me away from here.
求求你,上帝,带我从这儿离开,
I can't take anymore
我再也无法忍受,
They're always devouring me...
它们都在吞噬着我…
I'm so lost.I'm so lost...
我不知所措,万分迷茫……
God?"(cry*)
上帝?(啜泣*)
神樣。
神明呐,
何故戰爭?
缘何而有战争?
何故死?
缘何而有死亡?
何故饑餓?
缘何而有饥饿?
なんですか?
这些都因何发生?
お前は何の為にいる?
你又因何而存在?
さよなら。
永别了。
"Ghia su Thee.anarotieme,ti imaste?
你好,上帝。我们到底算是什么?
Poso simantiki s'afto ton kosmo?
对这个宇宙,我们又何必存在?
Pu pigenoume?
我们终将归往何处?
"Uhh...Yeah, uhh...l-listen.God... umm...
嗯…是的,嗯…听我说,上帝…嗯……
I just want to say
我只是想说,
A really big thank-you on behalf of...Uhh, everybody.
我真的非常感谢你,是代表……嗯,所有人对你说的。
And... Thanks for getting the whole thing started and...
还有…谢谢你赐一切以开始,
For getting it off the ground, but...
以及…推动了所有的发展,
I think that this time
但是…我觉得,这次…
We have really screwed things up
我们真的全都搞砸了……
And I am so,so...
我非常、非常的,
Sorry."
抱歉。”
"I need you now.
我需要你,现在。
I need you."
我祈求你。



【食梦貘x茨木童子】灰烬(上)

邪教好吃(突然发病

一笑过之:

今天份的报社。
就是昨天那两千字,忘发了。
自从网易给我写攻受出了食梦貘和童男后,我就沉迷猪all不可自拔了。不过那时候忙,没空写脑洞,复健期扯出来。
今天份的报社,猪x茨木,只有我想不到没有我写不了的,哼哼。
有朝一日我非把猪all写满。
前篇,【食梦貘x童男】童话→http://gblwanan.lofter.com/post/1d070897_cdbb254


【食梦貘x茨木童子】灰烬(上)


食梦貘闯入这个梦境的时候皱了皱眉。一望无际的血红色弥漫天际,焦土上遍是灰黑色的尘,似乎还弥漫着硝烟的味道。
它习惯性地在梦的边缘等了一会,有一个黑红色的身影跌跌撞撞走了过来。来者一头红发掩在天空中,黑衣则与这土地相融。他背着一个硕大的酒葫芦,酒气与妖气向外散发,肆无忌惮。
食梦貘知道这是谁的梦,这是大江山的那位鬼王,酒吞童子所拥有的梦境。他一向这样肆无忌惮,率性又散漫,他提不起精神,是因为没人值得他提起精神。
酒吞童子的梦境里有一轮满月,浑圆的月轮安静挂在血红色的天空中,那是梦境里光线的来源。月光洒在他的梦里,无处不在又无迹可寻。红发的大妖又抬起手来,风带动那些黑色的灰烬在他身边旋转,宛若一群群起舞的蝴蝶,在他面前用自己的方式表示臣服。渐渐的它们又变了,黑色中透出一点红色的光,也同样像是血色,蝴蝶变成了飞舞的枫叶,在他旁边恣意燃烧。
酒吞童子灌了口酒,喃喃念叨着什么。
食梦貘好奇的很,它常年在梦境中穿行,见过许多好的坏的贪婪的理智的梦,窥过无数人的秘密。许多人抑或妖怪的所思所想不会说出,却总会在梦境中得到反映。食梦貘去不了现实,窥探那些不过是乐趣,也算是好奇。
那些充满想象光怪陆离的梦,无比严谨一丝不苟的梦,它都见过,也都吃过。酒吞童子的梦对他来说并无不同,食梦貘悄悄钻进梦的边缘,这样它就可以听的再清楚些。
“哎呀,他是在说什么呢?”
“他在说,红叶。”
冷不防有人回答了它自言自语低声嘀咕的疑问,低低的声音几乎就在食梦貘耳边——不,事实上这个声音的来源比它耳朵的位置高多了。食梦貘吓得一个激灵,它抬头向旁边望去,这才发现自己身旁站着一个同样穿着黑衣的妖怪。他满头白发,断了一只角,右边的袖口空空荡荡。
是茨木童子,传说中大江山的二把手,不远处那位鬼王的得力手下。
茨木童子目不转睛地盯着在梦境中心出神凝视枫叶的鬼王,食梦貘却知道回答自己的那句话就出自他口中。它明明看到茨木童子站在那里,周身散发着强大的瘴气,可它一点都感受不到,甚至感觉不到半分他存在的气息。
他悄无声息地站在梦境边缘,不知看了多久。
“看够了吗?”茨木童子忽然说。
“……啊?”
这位大妖总算将视线从鬼王身上移走,他低下头看了眼相对于他矮小到极致的食梦貘,从视线里读不出什么感情。食梦貘这会儿才终于感觉到了他的威压,与远处的酒吞童子不同,他离它太近,浓郁的几乎凝成实质的妖力几乎是一霎就压了过来,即使他并无恶意。
食梦貘被他吓得大气不敢吭,但它终究是生活在梦境中的妖怪,茨木童子再强大,不过也就是它的一顿美餐,这样想它就稍微安定了下来,余光注意到,在茨木童子散发出气势后,酒吞童子不见了。
那些枫叶重新化为灰黑色的蝴蝶散落,天空,大地,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食梦貘忽然发现它犯了一个错误,这里不是酒吞童子的梦境,这里分明是……
茨木童子的,梦境。
它的错误在于,想当然的认为梦境正中央最耀眼的那位才是梦境主人,没想到它的主人只是安静站在边缘,注视着中间的那人——按理说梦的主人作为梦境的制造者,那些梦境碎片只会围绕着他构成世界,不管是什么梦,都以他为中心——茨木童子明显不是。
茨木童子也注意到了消失的酒吞,但他没有说什么,只是耸了耸肩,就把注意力放在了食梦貘身上。
“你是食梦貘?”
“啊……是,是的!”
“来吾的梦境做什么?”
食梦貘觉得他是在问废话,食梦貘进入梦境还能做什么?但它不敢说,那些现实世界中极其强大的妖怪,其妖力完全可以影响梦境。它不是没有经历过。
食梦貘说:“……那,那个,我来找食物。”
茨木童子点了点头,道:“吾的梦境,你吃了也无不可。”
他这时才将目光放在梦境的中心。
“反正吾友已经走了。”
食梦貘小心翼翼地提醒他:“茨木大人,这里是你的梦境,你才是主人,只要想要他出现他就会存在的。”
茨木童子道:“不必了。”
“酒吞童子如果要躲我,我是无论如何找不到他的。他有这个能力。”
他忽地用力一甩左袖,带着空荡荡的右边袖子也飘荡起来,食梦貘看着他迈步向梦的中心走去,束着金铃的赤足每踏在地上一次,远处的碎片就分散,近处的就重聚一次,直到将他重新围绕在中心。
哦——食梦貘有点懊丧地想,或许是因为以它的高度,只看得见茨木童子的足吧。
后来食梦貘也来过几次茨木童子的梦,说实话口感并不好,因为他的梦总是一成不变的血红天空和灰黑焦土,空空荡荡,连加以调味的情绪也没有多少。有时候酒吞童子会从一侧走来,有时候则不会,茨木童子自己站在那里,不知在想什么。
但无一例外的是,他自己的意识都在梦里。
食梦貘习惯了之后也偶尔和他说两句话。它去过无数梦境,尝过无数各种情绪积淀出的味道,窥过无数人鬼妖物的内心,也见过无数沉浸在梦境里的意识。
梦是相连的,它从一个梦走进另一个,有时候被吃尽梦境的人也会跟着它。食梦貘并不在乎用餐的时候有人看,当着主人大快朵颐也不是没有过。至于那些离开自己梦境的人还能不能回去,它一向是不管的。
所以说,蝴蝶精的作用大概就是这样。把迷途的旅人带回去,用铃鼓的乐声。
那和它有什么关系呢?是吧。
食梦貘从其他妖怪的梦境里得知了茨木童子的性格。他们说茨木童子大人是个痴汉,对着他们说酒吞童子的优点能说三天三夜;也有些妖怪说茨木童子是个眼高于顶的妖怪,一直以来,都不屑和其它妖怪多话。
谁真谁假,食梦貘不是很清楚,毕竟它知道的大多是转了好几手的事情。茨木童子确实是个话不多的妖,也确实很执着于酒吞童子。他的梦里很少有自己,大多是鬼王安静地站在梦境中间,血色的枫叶围绕着他,然后和那个身影一起衰败成大片大片的灰烬。
茨木童子偶尔会对他讲起酒吞童子,他说话的时候很安静——或者说是冷静。好像并没有为这些情绪所困扰。
他在梦境中提起酒吞童子时,是非常冷静和清醒的。

好帅

0v0:

万万没想到无恶不作系列写完了!赶一张庆祝!

电脑色差严重,车祸现场般的…………呃啊

【酒茨】恰似故人来 (长,一发完)

客人4:

*系列完结篇


前篇篇一篇二,番外篇三


*糖,神逻辑,OOC,HE


*HE大法好 




酒吞刚认识茨木的时候,觉得他大概有些不爱说话。


这倒没什么,很多人都不爱说话,只是不知为何他就看不惯茨木不爱说话,觉得他不该不爱说话,他要是不爱说话,就怎么看怎么别扭,于是就开口说了一句。


“你怎么不爱说话。”


茨木愣了一下,转过头来看着酒吞,看了一会,然后笑着说。


“以前当过一阵子哑的,一时半会还没改过来。”


就这么两句话,作为寒暄未免有些太过草率,却透着一股子似是故人来的味道。


大概是这种似是故人来感觉太过来势汹汹,对彼时还是少年的两人太过沉重,所以心照不宣地,就都选择了回避。


说起来两个人姑且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


酒吞家算是当地的名门望族,对唯一的幼子说不上关照有加百依百顺,也是样样都不能缺他的,年纪尚小酒拉着他学四处学东学西,美其名曰古典国学陶冶情操,也并不是求他学成什么一方大家,只求强身健体修身养性,然而酒吞兴趣缺缺,逃起学来也是一把好手,家里知道他的秉性,只好去问他想学什么,柔道剑道弓道空手道茶道一字排开,酒吞想了想就说,弓道吧。


然后真到了去道馆的那天司机却送错了地方,把他放在了剑道馆的门口,酒吞下来了才发觉不对,心里有些不悦,周围一个人也没有也没处发脾气,彼时剑道馆还没开张,只有茨木坐在门前,穿着白色的剑道服,束了木屐,用手指一下一下梳着自己不听话的柔软的白发,一把几乎要比他还高的刀靠在他的肩上,整个人活像是从时代剧里走出来的,看到他来了,抬起头来,大概酒吞当时刚好是逆光,他一抬头,就被光刺得一双眼睁大了,一双与众不同的金眸眨了眨,然后说。


“你来得太早了。”


他说得没错。


自此酒吞也就没再提过什么弓道。


 


茨木是剑道馆家的小儿子,从小就在道馆里,每天都能看到他拿着刀练习,只是旁人练的都是木刀竹剑,只有他的是真刀,且总是那一把,可见那刀是他一人所有的,练习的地方也与旁人不同,占了道馆的一隅,不会和他们在一起,且总是背对着人。休息的时候经常看见他两手的袖子卷起来到上臂,用绳子绕过脖子后面束起来,一手握着刀柄,刀锋向下支在地上,另一手握着一瓶橘子汽水,凝结的水汽顺着他的手指流下来,一直流到肘关节那里,才一滴一滴地落下来。


这时候酒吞就常常盯着他的背影发呆,想或许该走过去找他打个招呼,聊两句,可潜意识里又觉得还不到时候。


然而到底什么时候才是到时候,他也说不清楚,只觉得,大概还要再等等,最好等得久一点,长一点,千万不能太快,他已经来早了,就不能更早。


有一天也不知是谁突然说茨木并不是道馆长家的亲生孩子,是个不得宠的养子,顿时大家纷纷表示对只有茨木一个人能拿真正的刀而不满,十来岁的楞头小子对武士刀这种东西有着特殊的欣羡,在他们看来茨木就仿佛一个独霸了校花的书呆子,需要给他点教训才成,不能让他得了便宜卖乖,一帮人决定放课后去堵他。


酒吞也跟着去了,后来想想他对堵茨木这回事是断然没有什么兴趣,也不觉得茨木真能从这帮人手里吃什么亏来,只是觉得跟茨木有关的就去了。果不其然,那天一帮人被茨木揍了个底朝天,酒吞也就是一边看着,之后打完了,茨木看着他,竟也丝毫没有生出这一个也是帮凶的想法,酒吞多少就有些感动,鬼使神差地就伸出一只手来,说道。


“我们回家。”


说完以后有些后悔,他们也不过是一两句话的交情,茨木很难说会是什么反应。


茨木似乎也是有些惊讶,没料到他会这么说,站在他面前像是左思右想了好一阵,终于拉住那只手。


仿佛是一下就水到渠成。


两人手拉着手到了茨木的家门前,他家的一个早就成年了的哥哥恰好在门外与人谈天,看他们来了,给了他们一点零钱,茨木拿这一点钱给酒吞买了汽水,回来和他并排坐在玄关,家里长姐端了待客的点心放在盘子里摆在两人之间,夏天的院子里有蝉鸣,想去找到蝉却又马上噤声不见。


事实证明书也好戏剧也好都是胡说八道,他既不需要一个什么惊世骇俗的回眸,也不需要一句惊天动地的情话,他就是坐在茨木旁边吃了口点心,喝了瓶汽水,然后突然就明白了一件事。


他喜欢茨木。


 


那一阵子剑道馆里流行起打茨木的擂台赛。


剑道馆长的儿子自然是馆里最好的,一帮少年太年轻,想出了堂堂正正决斗那一套来,茨木不跟他们认真,也不上木刀就拿他常在手里那把,刀鞘都不拔就能把人都打下台去。


馆长毫不在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自己的小儿子既不管教,也不维护。


除去茨木,酒吞就是这里最好的学生,馆长不苟言笑也总是忍不住称赞他,说如果是生在刀剑的时代,肯定是要出人头地,酒吞对旁人的长辈架子向来不以为然,就不屑地说,那可真是可惜了。


馆长就摇头,要我说是幸好。


酒吞一愣,馆长也不管他什么想法,直接就说。


“你跟我儿子打一场。”


后来想他大概是想让酒吞赢过茨木来结束这场小孩子的闹剧,不知为何仿佛所有人都对酒吞能赢笃信得不得了,其他学生信,馆长信,天信地信,茨木被父亲乖得不得地牵着过来,活像一块看板一样被放在道场的另一头,握着刀,摆好架势,酒吞看着他那双暗流涌动的眼,一下就明白了,连茨木也是信的。


他就没来由地觉得很无奈。


周围的人开始起哄,给酒吞加油,让他赢个漂亮,把茨木揍个底朝天,把仇讨回来。另一边茨木已经做好了迎战的架势,酒吞紧张得满手是汗。


他满心都想的是,这回我不要赢,一定不要赢。


事在人为,他最后果真是输了,不仅输了,还差点丢了条命。茨木的刀是真刀,酒吞和他见招拆招,打了久了把人气着了,突然把刀鞘一丢在旁人惊惧的叫喊中劈头盖脸地就朝着酒吞挥下去,刀既然出鞘了,酒吞再不用全力就真的会死,他是想酒吞好好地和他打,结果却是酒吞差点就被茨木一刀切,这一刀堪堪划过他的脖子,当即就见了血。


而周围乱作一团冲上来的时候酒吞满脑子想的却是,成了,我可算是输了一回。


说的就好像他赢过好多遍了那样。


后来医生说这一刀特别巧,没有划开动脉也没有伤及喉咙,说真是万幸,只有酒吞心里知道这不是什么侥幸不侥幸的事情,茨木他和他那刀浑然一体,这点本事肯定是有的,他是打急眼了,但又不是杀红眼了。


从麻醉里清醒过来酒吞第一个看见的就是茨木,那家伙靠在他的病床上,在消毒水味的白被子里蜷成柔软的,白白的一团,仿佛才哭过,脸上一个五指印,挨了打了,酒吞突然就很得意,偷着伸手揉了揉。


原来先喜欢上一个人是这么累的一件事情。


出了院以后他第一件事就是去剑道馆找茨木,至于为什么不去他家找,他也不知道,直觉就告诉他去剑道馆。


剑道馆出了事以后生意不景气了一些,里面没亮灯,门也没开,但是他就是知道,茨木就是在里面,所以他把门踢了,踢坏了,拆了,闯进去,只因为茨木不给他开门,他果然把茨木逮住了,茨木和他的刀,他们在夕阳透过窗户落下的阴影里难过地看着他。


于是他一下就没了底气。


茨木难过地问他,“你怎么会输了呢?”


这一问酒吞一下就又有底气了,“我怎么就不能输呢?你比我有本事,再打一万遍,我还是输。”


茨木气呼呼地抬起头瞪他,“你知道输了代表着什么?输了的可是要听赢了的人的话,以后就归赢了的那个,身心都是他的了。”


酒吞实在无法吐槽你是哪个年代穿越过来的,被那双小猫一样的金眼瞪着,说不出口,就赌气,又说了一遍。


“我就是输了。”


于是猫眼睛的茨木当即就扑了上来,活像只野生的小豹子,又抓又咬,挥舞着拳,朝着酒吞就打,可是酒吞打定了主意了,就是不还手,就是要输,他倔起来十头马拉不住,茨木压根拗不过他,舍不得杀酒吞也舍不得打,酒吞又打定主意要输给他,他一点办法也没有,他只是一个小孩子,不是什么杀人如麻的侠客也不是什么茹毛饮血的恶鬼,他遇到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的事情了,就什么办法也没有。


于是他大哭了起来,一双眼都让泪水浸透了,整个人都被悲伤浇透了。


他哭着说,“你应该打赢我的。”


酒吞彼时还什么都不明白,他被哭慌神了,手忙脚乱,原来喜欢的人被自己伤了心是这样难过的事情。


好在茨木也没有哭太久,抽抽噎噎地跪坐在酒吞面前,两个人一个哭红了眼睛一个打肿了脸,互相看了看,突然都扑哧一笑,想不明白之前的坚持都是些什么。


酒吞问他,“你为什么非要我赢你?”


茨木揉了揉哭红的眼睛,哑着嗓子说,“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你把我打败了,你把我打败了,我才能跟你做朋友。”


酒吞装作一脸的豁然开朗,说道。


“傻瓜,梦都是反的。”


于是他们就成了朋友。


 


茨木总算是开始与酒吞熟络了起来,剑道馆一家心里过意不去,对他颇多关照,常差茨木送些点心,带一两句话。熟了一点以后,酒吞才明白外人说茨木是个养子的话也不是空穴来风,剑道馆一家上下人不少,兄弟姐妹好几个,叔叔婶婶更是多,总归是横竖对茨木有些说不出的不同,仿佛他并不是这家捧在手心上的小儿子,而是一位座上宾,虽然尊贵,但毕竟是个外人。


那时候两人已经是吃一碗饭喝一瓶汽水的交情了,有一天酒吞就跟茨木说起这个来,剑道馆正值午休,茨木嘴里塞满了炸鸡,咬着筷子,手里抱着便当的食盒,眼睛睁得圆圆地看着酒吞,然后一并弯起来笑,说道。


“何必在意这些小事。”


酒吞托着脑袋斜着头看他,天台上的风吹得醉人,仿佛嘴里叼着的牛乳吸管吸得都是酒了。


“那你说我该在意什么?”


茨木拿着一双筷子上下比划,什么天下,什么大业云云,说的酒吞无奈,于是把自己便当里的炸鸡塞给茨木,再把他碗里的梅干捡过来。


“要是换个人呢,”酒吞说,“那天要是别人叫你跟着走,你也走吗?”


“那哪能呢,”茨木不以为然,又仿佛有点气酒吞这么问他,说,“你喜欢吃梅干吗?”


“喜欢。”他扯谎说。


然后茨木就把梅干抢了回来直接塞进嘴里,想露出副得意相来,却被酸成了丑兮兮的一团,好一阵子才顺过气来,酒吞就想,难得他人长得好看,却是个傻的。


后来茨木要升学了,家里就干脆把他转去了酒吞就读的高中,说是觉得茨木一直也没朋友,就干脆送到酒吞面前,办入学手续之前还特地来酒吞家里打了声招呼,酒吞的母亲有些不高兴,任谁家的儿子差点让人一刀封喉,哪怕是小时候的事情,做母亲的肯定都不高兴,倒是他父亲十分高兴,觉得自己的儿子有胆子,不怕刀不说,还气量非凡,与差点要了自己命的人也能做成朋友,这才是他们这等名门望族之子该有的度量。


而酒吞就只有一个想法,以后能天天见到茨木了。


茨木恐怕是最开心的一个,一天下去想出来个新词,拉着酒吞挚友长挚友短,再加上他常年穿着的那身剑道服,腰间死也不放下的那把刀,活像是个穿越的,酒吞被他烦得有点恼,又恼又暗自欢喜,想说他两句,又想起他当初那套成王败寇的旧时代胜负论,觉得实在不知道从何说起,也就认栽,大不了别人问起来,就说是他小时候得过绝症中二病,能治好已经实属万幸,留一点后遗症大家睁只眼闭只眼吧。


两人没被安排进一个班,青梅竹马也没有那么多刚刚好的事情。有了剑道馆以外的时间了,才发现过去老看茨木耍刀弄枪的仿佛是个不好惹的,其实当真是个傻的,有时候气得酒吞分分钟想把过去那个把他当高岭之花的自己给掐死,不过茨木很听他话,他说,茨木你应该多说话,他就真的试着多说,可是茨木的生活十分简单,只有剑道馆和酒吞两样,他说不下去,酒吞就让随便说些什么,于是他就念剑道的口诀。


忘生,忘死,忘我。无念,无想,无敌。


酒吞问他,“你念这么久,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茨木摇摇头。


他就想,幸好茨木傻,又有点后怕,幸好茨木傻。


又好看又傻的茨木唯独有一样东西是别人碰不得的,就是他那把刀。


这把刀毋庸置疑是茨木一个人的,刀穗上有个铃铛,上面刻了茨木的名字,可是字迹斑驳,磨得似乎都要平了,仿佛至少也是几十年的光景,茨木太年轻,这字肯定不会是在他出生后刻上去的,这到底怎么回事就成了一个谜,然而茨木不说,酒吞也就不问。平日茨木把这刀得要命,什么时候都要带着,连上学也要拿来,也不知道剑道馆一家到底是怎么想,说是打小就这样,也由着他,自然是带不进去校园里,每天锁在储物柜里,下学的时候就再拿出来。


每天下午和酒吞一起回家,两个人并排走着,酒吞在右边,茨木就在左边,被茨木右手握着的刀,就横在两人中间,无数次酒吞想要握住那只摇来晃去的手,摸到的却只有刀鞘上凹凸不平的花纹。一点一滴地,就成了贯穿整个他童年的遗憾。


谜团解开的是高三那年的暑假,他们十八岁。


暑假的作业是星体观测,酒吞家里有望远镜,借了茨木家高高的屋顶,在酒吞看来不过是借机出来玩而已,甚至还偷买了几瓶啤酒和茨木喜欢的那款橘子水,茨木难得穿得随便,高中制服的白衬衫上有灰尘和美工课的颜料,衬衫角有一半掖进牛仔裤,却还是忘不了带着那把刀,夏天白色的短发汗涔涔地黏在脸上,认真得不得了一门心思扑在望远镜上胡捣鼓一汽,急得头上简直要冒火。


“你急什么?”酒吞懒洋洋地坐在屋顶上开了罐啤酒。“星星不会跑的。”


茨木边继续捣鼓边说,“挚友聪明非凡,这点小事当然不放在心上,我就没那么聪明,只好多费事了。”说的时候腰间的那把刀上的铃铛被夏风吹得来回叮铃叮铃地响,酒吞有一点醉了,这一点声响让他觉得百爪挠心,于是坐起来,撑着身子,想让茨木坐到自己旁边。


“茨木。”他喊道。


茨木在原地哈哈哈地就笑,“挚友这是在叫哪个。”


酒吞这才明白,原来不是刀给了茨木才刻上了他的名,而是刀原本就叫茨木,给了他,让他随了刀的名字。


于是他马上就顺着打趣,“我叫的是刀那个,要他自己走来。”


茨木听了,越过那台怎么也不好好工作的望远镜朝着酒吞探了探头,然后把手里的那些一并丢了,拿起放在脚边的刀走过来,走到酒吞面前,单膝就跪下,双手把刀举起来。


这一瞬间让酒吞觉得似曾相识,仿佛曾经看过无数遍,每一遍都是刻骨铭心,叠在一起,反而不知该回忆哪个,于是他真的接了过来,接过来,拔出来,舞了一个刀花,刀穗的铃清脆地随着他的动作呤呤作响,银色的刀刃在月光下闪着如水的光,茨木看着他笑,眼睛像月。这把刀曾经划开过他的喉咙,如今却在他手里,这个人曾经日复一日地背对着他舞刀,如今却坐在他旁边。


看酒吞把刀收下了茨木好像也了却一桩心事似的,也不管什么天体观测了,也不像是时代剧里面那样跪了,大大咧咧地坐在酒吞旁边。


“挚友你还记得我过去跟你说我做了一个你把我打败的梦。”


看酒吞灌了口啤酒点点头,就又说,“其实我还梦到你把我打败了以后,我就喜欢上你,你却不喜欢我,即使如此,我们还是度过了一生,到了来世再一遇见你就又把我打败,我就又喜欢上你,周而复始的,每次都一样。”


酒吞摇了摇头,捏扁了手里喝空的罐子,“都跟你说了,梦是反的。”


茨木看着不像是明白了,就说,“那挚友你说哪里开始就是反的?”


酒吞把捏扁了的罐子朝着夜色里用力地丢了出去。


“打一开始就反的。”


茨木点头,“也是,那时是你输了。”


酒吞无奈,看着远方的万家灯火发呆。


岂止啊。


他确实是输了。


 


于是一天到晚刀不离手的就变成了酒吞,茨木好像特别喜欢看酒吞拿着这把刀,酒吞来喊他上学,他拉开拉窗往下望见酒吞一脸不高兴地握着刀站在下面,马上就能笑成一朵花,虽然酒吞其实更想用这只手握住他的手。


酒吞家里也不是傻的,看出端倪来了,因为种种可以预见的原因,越发地不待见茨木,有时候要不是酒吞拉着进门的,是找上门来,或者是独自来的,总是会被以各种各样的理由骗回去,又不能进又不能走,就在不远处等着,每次都要等酒吞左右不见人去找他了,才知道家里又拿了怎样的傻话来唬他,气的就凶他。


“你怎么就这么傻?这种理由你也信。”


茨木低着头,就有点委屈,“我不走,也不能怎样,那是你家,也不能闯啊。”


酒吞理亏,只好以后但凡约他来了就要在门前等着,自此也就终于知道了等是一种怎样的心情,一分一秒不长久,心绪万千最折人,无论来的人最后有多准时,他总觉得等了太久了,而茨木似乎是比他还要明白他的心思,总是来得很早,比他还要早,平白吃很多白眼口舌,这让酒吞总有些不明白他,在他看来,茨木原本很难懂,接近了又很好懂,原本很傻,看久了,又总觉得其实并不是真的傻。


终于有一次,茨木上他家来找他被他母亲骗出去正好被他撞见,他二话没说拉着茨木就跑,茨木跌跌撞撞地还没爬起来就被拉走,跑得踉踉跄跄的,摔光手里抱着的礼物盒子,身上那件白色的毛衣被酒吞扯得几乎要掉下来,跑了好一阵子才稳,拉住了他的手,与他一起跑。


他们跑了很久才停下,停下来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两个人气喘吁吁地坐下在地上,他们在小溪的边上,月亮在溪水里面,茨木看着他,问他。


“我们去哪里?”


酒吞其实也心虚,嘴上却说,“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你只要和我在一起就行了。”


茨木看着他,一双眼睛亮晶晶的,月亮映照在里面,就像映照在小溪里那样。


然后茨木说。


“好啊,可是挚友,我得把刀带上。”


他说的极认真,极平静,一双眼睛是亮的,将酒吞全然包裹在其中,就仿佛他说得是真的,他真的只想回去找他的刀,而不是想送企图抛下一切与他私奔的酒吞回家。


酒吞突然就有些没来由的难过,这一点的难过在夜色里一点点地变大,最后像是洪水一样地,一发不可收拾,他点点头,又点点头,说道。


“好吧,我们回去拿。”


于是他拉了茨木的手,这是头一次没有一把叫茨木的旧刀横亘在二人之间,夏末的虫鸣在路边,稀疏的萤火从草丛里升起来,照亮了前面的路。


他终于明白,茨木不傻,也不晦涩难懂,茨木只是喜欢他。


 


剑道馆改建了。


据说这一家原本也不是开道馆为生,而是铸刀的手艺家,颇有些运气,几代前就得皇室敬重,到现在子孙还会是每年为皇室铸刀,每年做不了几把,在如今也算是国学大家了,家里的几个孩子都也开枝散叶,馆长也想要带着夫人去乡下修养安度晚年,不过也有人说他们是因为得罪了人才走。


家里唯一还未成年的小儿子甚至在一家尚未搬迁的时候就已经送走了,问去哪里,也不肯告知。


茨木的母亲是个皮肤苍白的盲眼女人,独自接待了上门要人的酒吞。


“就算他不是你的孩子。”酒吞说道。


女人却说,“他是我的孩子,我十月怀胎,从我的肚子里出来的孩子。”


酒吞有些惊讶。


女人又说,“就算大家都说他并不是我的儿子,甚至算不上是个人类,但是从我的肚子里出来的,就是我的孩子。”


酒吞握紧了手里的刀,他从没听茨木说起过这些。


她用那双盲眼扫向他,“如果你做不到,就把刀还给我。”


酒吞不肯给,这把刀如今对他而言是一分希望,能让他等回茨木的希望。


“我们还会再相见,”他说,“无论他是活着,死了,化鬼了,转世为人了,碎成千片万片无处可寻了,我们还会再相见,这把刀还在这里,我到死也不会松手。”


那女人听了,点了点头,摸索着拿起了桌上的砂壶与杯子倒满了杯。


“你既然这样说,我也就放心了,孩子,相逢也算是有缘,前路漫漫我与你大概是再无相会,你留下来,喝我一杯酒再走吧。”


 


杯酒十年。


考上大学以后酒吞就彻底离开了本家去了京都独自生活,半工半读地毕业了以后留在了京都,学生时代的时候也睡了姑娘,但是没有用,他一闭眼,满世界都是当年那个穿着剑道服,抱着刀的少年的样子,没来由地就有些后悔,不是后悔遇见茨木和喜欢上他,而是后悔自己太心急,初遇的时候茨木的话一语成谶,还是太早了。


久而久之,周围认识的都知道他心里有人,也就敬而远之,他一门心思等茨木回来,也一门心思去找,可是怎么都找不到,让他简直怀疑茨木其实在躲着他。


而当他真的再遇见茨木的时候才明白,茨木确实是一躲躲了他十年。


那时候他被朋友拉去参加一个剑道比赛,说不上有水平,只不过出手阔绰奖品也不错,正好他休假,入围了能报销赴赛交通费,当作旅游去换换心情也是好的,于是顺风顺水一路打进决赛,主办方给买了豪华包厢票让他去趟东京。


茨木是他的最后一个对手,刚上场时穿着护具互相都看不出来,交手了一会酒吞整个人都像是被火烧着了一样,茨木肯定也是反应过来了,两个人打得越发不成样子,酒吞狠得像是要杀人,茨木见招拆招,最后也发起狠来,像是打算速战速决好跑路逃命,结果酒吞干脆不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把刀一扔就算输,冠军亚军这就见分晓,裁判司仪刚要上去,就看见冠军那个把护具一甩转头就跑,亚军更是不甘示弱,连护具都不扔直接就追了上去。


台下弯多绕多人也多,茨木没跑两步就让酒吞逮住了,死拉着不松手一把把人摁在墙上,茨木一点也没变,还是那副样子,那双眼,惊慌失措起来还是那么傻,一对上他,永远还是这么无能为力。


“我输了,”酒吞急切地压着他不让他跑,“看见没我输了,我输给你了,你就得带上我,去哪儿都得带上我,天涯海角哪里也别想跑,哪里也别想逃。”


茨木只有点头,来回地点头。


第二天他就拎着茨木上了回京都的火车,被他连夜乱塞的行李装了两大箱子,他们两个活像两个逃难的,上了车进了包间才想起来比赛的奖品还没领。


茨木一路上欲言又止好几百次试图解释,可他一开口酒吞就拉过来咬着嘴让他闭嘴,中途有一次到站的时候茨木豁出去了夺门就要跑,酒吞一下就给他摁住了。




发不出来走链接吧




Fin.



客人4:

小的时候家附近有一家小店,做家常菜卖酒。


过去家父酗酒得很厉害,不怎么回家,也不怎么见到他,母亲也讨厌他酗酒,时常是知道他在那家店里和人喝酒,就夜里遣我去找他,觉得大约她去了也叫不动,我一个孩子站在那里管用些,我大约也不知道是不是傻,去了就总是在店门外的大街对面站着,一站就是很长时间,一来二去的,店主人就认得我,有时候就跑出来,朝在对面的我喊,你爸不在我店里,你回家回家去,这么晚了,多冷啊,你回家去。


他虽然这么说,有时候父亲是真的不在店里,有时候却是在的,所以我也经常不答话,不走,记忆里也记不得究竟是为什么,只记得我总是夜里,在那条街对面,那家店的门前站着,车啊人啊来来回回的,我就盯着那扇窗户看。现在想来,我大约是并不愿意叫父亲回家的,因为那往往就意味着一场争吵,冷战,摔东西,闹离婚,的新循环,所以我不走,因为我父亲在那里,但是我也不进去,因为我并不急着走向可以预见的未来。


后来店主人与我真是熟得不能再熟了,那家店就是按他的名字取,他父子两个既是主厨,也是服务员,还要做生意,进货,打扫,真是小得不能再小的家庭饭店生意,那么小的店,抬头就能看见窗户,窗户外就能看见我。


有时候父亲是真的不在,他就跑出来,隔着马路朝对面喊。


你走吧,真的不在,不然你进来看。


或者,要不你进来坐会吧,喝口热水吧。


然而我从来不去马路对面,不会走到对面亲自去店里判明真相,哪怕父亲真的良心发现出来找我跟我走了,我也是在街对面等他。


我就是不愿意过去。


到了后来,我年纪大些了青春期好动,父亲一如既往常不在,连母亲也变得超忙经常不回家,以青春期的标准讲我实在是太自由主义,大半夜出去玩一圈,回来家里也还是空的,一个小镇夜里也没什么娱乐,我经常是半夜在街上溜达,走到他家店门口马路对面,大约是走慢了一点,店主人就已经忙不迭地跑出门来,朝着对面夸张地挥着手,大喊你走吧走吧,不在,这么晚了,你回家吧。


我当时正中二,就很气,觉得,谁在意他在哪里啊,你们都想错了,不是这样的,我的人生不是围着这些事转的。


而且,回家有什么好的?有什么好的一个个都叫我回家,分明他们都不回,怎么就是要劝我回去呢?


于是我也不答话,朝着家的反方向转头就跑了。


他对我这个怪东西已经熟得夜里隔着窗户街道老远一眼就能认出来,我对他的反应从来只有两种,站着不动,或者转头就跑。现在想来,我其实有点打扰人家小店的生意,也有点打扰一些老实善良人的良心。


虽然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总记得那家店唯一的窗户,记得我越过那条熙熙攘攘的街,在夜里总能清楚地看着,因为觉得看的很清楚,所以觉得不必走进了,因为里面的灯光很亮,因为里面的人们在店里喝酒谈笑,因为经常能看见的,我所认识街坊邻里们,有时候父亲也在其中,因为我好像不该来。我就是不肯去街的对面,仿佛这条街能够给我带来某种好运,仿佛夜色会帮我。


夜与街仿佛都是我一个人的。

yellowkiss:

呦西!自家100多小时还菜到抠脚的法鸡画完了!

台词的大小写后来经专业翻译的基友提醒修改了下!最后结尾的单词要用大写!现在的图图已经替换好了!

一条鱼。:

【R76】今晚没啥粮,不攒了,放出来啃一口。

是张旧图改的,旧图黑历史,我删了,大家请忘了它。

---------------------

没错,这是结婚,我还在画求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