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st Cohled

It's just one story.

苏打:

凡人的生命皆沉寂----斯内普X哈利

(图临摹自HP与死圣里的场景,猫爪发过

斯内普不是个好人,卑鄙,善嫉,极端

{他最终难能可贵的不是对莉莉一生的执着,而是从一开始对莉莉自私的占有,不顾他人的死活,到最终理解了莉莉战斗并牺牲的目的与意义(不是指哈利),直到那一刻,他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爱。}

而哈利也不是个圣人,自我,鲁莽,轻信

两人的故事是来自黑暗,夜,和岩石之下的故事,是藏起的伤疤互慰,是看不见白日脸孔的拥抱,两个极度相似的百孔灵魂,迎着东风,冷疼到骨子中,强打地背抵着背站立,并肩而战的感动。

是其中一个人很晚地归来,抬头望见远处的房子,另一个为他在窗口留着一盏暖灯。

下面我要开始无耻地摘抄了

文章名为Wabi-Sabi ,意为残缺之美。转自猫爪论坛,关键字搜索即可

    “告诉我,Potter,”你坦率地说,“你打算找死多久了?”    
    
我的思绪冻结,心跳得疯狂。“我不想死,”我透过将破损的下巴固定的咒语,结巴着说。“我只是想要……”想要什么?我不知道;这就是问题的症结。突然之间,胸口刺痛,我感到非常疲惫。    
    
然后,你透过谎言和伤疤,径直看我本身。你没有别开脸。“你一直试图成为一个与自己不符的人,”你说,带着只在战场上才能看到的激烈。“停止扮演英雄的角色,Potter,做回你自己。”    
    
什么东西碎了,在我折断的肋骨下。或许那是我的自尊心。“如果那不足够呢?”我艰难地说,低头看着我们交织的双手。影像模糊,因为我被施了矫正视力的咒语。    
    
你抓住我的下巴,抬起我的头望着你的眼;我感到泪水溢出。“Harry,”你非常柔和地说,“在那些重视人的眼中,你永远是足够的。”    
……  
          然而,那年,以及六年级以后,你试图让我相信,我在碗橱里学到的课,完美地适用于物品和人:新的都会变旧。完美是致命的假象。我们承受的伤疤和瑕疵、我们的苦涩、我们的悲伤、我们的激情与忠诚、我们自然而不加编辑的历史,令我们在那些爱我们的人、为我们所爱的人眼中,更加宝贵。          
          
我为此而憎恨你,Severus,而憎恨蒙瞎了我的眼。只有在多年以后,我才能在你的残忍中看到美丽,领略你惜字如金而优雅的恶毒之下的魅力。虽然,我从未将他人的错觉与自己的反应混为一谈,但我坚信,只要用心投入,终有一天,我和别人眼中的的我会统一。          
          
 
 ……
  而女人们知道她们确切的需要。无论发型、服饰,无论梅林勋章、魅力魔法、所谓的英雄事迹表,无论如此种种,都不会花Cheryl、Beth、Amy或Ann太多时间发现:在所有的表象下,我依旧还是那个曾生活在楼梯下碗橱中、戴着破眼镜、穿着二手衣服、骨瘦嶙峋的怪物。  
  
每当此时,她们都会将我剔出自己的榜单,继续前进。  
 …… 
       
          
你比我孤独得更久:是否有人能像我这样看到你,当你握着我的手并转向我?          
          
是否有人能抚摸着你的皱纹、你的伤疤,而只看到一张地图——不断变换、为人所爱的领土,熟悉与陌生兼具?他们的手指能否沿瘦削有力的肋骨滑落,越过腹与臀,就像一群羚羊自由地在旷野上奔跑?他们的亲吻能否抚平你前额头骨的轮廓,宛如雨水抚平大地?          
          
他们是否爱一个凶手和男人,就如同你爱一个英雄和来自楼梯下的怪物?     


没什么再说的了,作为二本命,我此生无憾了

评论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