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st Cohled

It's just one story.

是我

Sardar.:

物理其实是一种精神鸦片。思考不出题目的痛苦,反复安慰自己其实题目很简单的自我催眠,以及最终题目终于写出/模型终于理解时的一瞬间愉悦,其实和磕药没什么区别。一开始时你觉得物理嗟之无味弃之不可惜,慢慢的,当你习惯之后,便会以此充当精神慰藉。
于是…“你看,尽管我什么都没有,但我有物理(数学)啊!”

评论

热度(2)

  1. Rust CohledSardar. 转载了此文字
    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