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st Cohled

It's just one story.

真正的快乐跟自己,别人,全世界都没有半毛钱关系

紫杀疯狂背单词:

【标题】真正的快乐跟自己,别人,全世界都没有半毛钱关系


【说明】这仅仅是几句牢骚和抱怨,除了对于我自己以外并没有什么阅读的价值,能不看就不用看了,也没什么意思。


【正文】


本来今早发誓再两三点睡就惩罚自己每天去跑八百米,但晚上早早下了游戏却跟人一起刷起了莫扎特传。虽然只看到前半段,但是结合最近经历,也真的够我们两个站上天台在萧瑟的冬风里惆怅地抽烟了。这是个修辞,没有真的发生。原因一半是因为已经凌晨一点半,一半是因为我悲痛得只能去洗手间用冰水洗脸。


被我结合了的“最近经历”,差不多就是一些有关天赋的感想。我是个没天赋也没想象力的人,这点从我根本找不到贴切的说法来形容看到真正的杰作时的心情就可以看出来。哦,是了,如果非要贴标签,那我应该就是凡人吧。那样的话,在这个领域,世界上的所有人可以被分为三种人,没有天赋但是喜欢写东西的凡人,有写作天赋的天才,和对书写没有任何兴趣的其他人。


这是个多半会被父母师长,那些在你人生初期不断鼓舞你,让你相信人生有无尽可能,并衷心希望你出类拔萃的那些人们,指责为“负能量言论”或“不努力的理由”的观点。我是承认天赋这东西的确存在的,而且它真的很重要。它可能不是与生俱来的,更可能是由一个人的人生阅历和成长环境种种机缘巧合组成的,但它独一无二,不可复制,没有就是没有,故事结束。


我只想说我见识过这种差距,嫉妒是人之常性,承认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认识到真正的出色可以是个极其痛苦的事,你沉浸在其中,感谢自己能活到现在而有这种美丽的感受,能亲身见证如此杰作真是人生之幸。然后你找不到任何理由,任何可能,有关自己某天能成为那杰作的一部分,更别说是杰作缔造者本身了。


这片子最虐我的一点,是萨略利如果不是那么的爱音乐,他根本不会那么痛苦。我要是不是真的爱写作,就会沉浸在杰作里开心得要死,幸福得要命,痛苦这事根本想都不会想,更没法理解——有什么好痛苦的呢?


即使我深信思考人生本身就是一种浪费时间,但我还是花了接近一个小时回顾了一下,想了一下为何自己坚持制造文字垃圾了这么多年,想了一下为何我要明知自己根本不可能达到那种我被惊艳到的水平,还是继续这么干了,想了一下这种浪费生命的行为究竟有什么意义。


我是一个需要意义的人,是真的。碰到喜欢的人对方也喜欢我但是知道这行不通两人没法结婚共度余生,这没有意义,所以就干脆不要谈恋爱。找不到工作的意义我会在醒过来之后不能下床,变成单细胞生物状态。没有意义我会发疯。曾经忽然意识到生命本身毫无意义,也因为没吃药,整个人瞬间彻底崩溃,字面意义上的失去意识,还有别的,幸好很快想通了一点,只要不去推敲就还能将就着用作安全绳。


但是写作,如果我胆敢说自己在干这事的话,如果像我这样一直在搞转瞬即逝的垃圾的,是真的没有任何意义的。别太当真,这只是我自己的看法,别被影响了。——但是我还是这么做了,一次一次地被天赋的差距打击到,真的打击得够惨,但还是继续这么做了。我用这一个多小时回忆了一下自己为什么干这种蠢事,最后意识到还真没什么理由,硬要说的话,应该就是忍不住。


忍不住于是就继续了。这理由质朴得如同我爷爷那穿了七年的旧大衣。


就是这么简单。唯一让我这愚蠢行径显得有意义些的,就是我是真的喜欢这么做。如果萨略利不是真的挚爱音乐,他不会那么痛苦,我是太爱写东西这个行为,热情和挚爱给这蠢行加了一层神圣buff,迷魂汤灌得我如痴如醉欲罢不能。不是写作能减轻痛苦,而是这行为本身对我来说可以制造快乐,无中生有。这东西是我的精神鸦片,只要真的写起来,有关“这玩意有没有人看”“这玩意质量怎么样”和“这玩意能给人留下什么感受”,全都意识不到也完全不在意,因为一点点勾勒出一个画面和故事或者观点的感觉真的让人欲罢不能,本身就是享受,对于我自己来说。


怎么说,就是算到现在,我已经处在极度沮丧,难过,自暴自弃和妒火中烧的状态中快有两个小时了,而且这种情绪其实一直以微妙的形式伴随了我很多年,但我又想了一下,问了自己一个简单的问题,然后就不觉得怎么样了。


我花时间写这么一篇东西的目的也就是,希望今后我再陷入这种情绪里,悲痛欲绝,想要憎恨生命,诅咒命运,不能再以足够公正而轻松的姿态去欣赏杰作的时候,可以回过头来,看看这个问题,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我又没把它设为仅自己可见的目的就是,如果你足够倒霉也足够幸运也跟我一样遇到了同样的事,希望我的这个问题能够帮助到你。或许不会,但值得尝试。因为这如果奏效了,那就应当还算是一个值得与君共勉的东西。


十分钟前我问自己,假设任何人写东西,随随便便都比你殚精竭虑写得要好,好上一万倍,更能触动人灵魂一万倍的话;假设任何人写东西,都会被历史铭记,他们的文字会被刻上石碑,被后人传唱,只有你在写完之后,作品立刻就会随风而逝;假设你无论再怎么努力,水平就在这儿了,不会进步分毫;假设没人在乎,除了你自己没人会阅读,假设你写的东西超烂导致全世界的人包括你自己都觉得是浪费时间的垃圾,无时无刻都变着花来骂它——


我问自己,如果你就是写得不如人家了,你能做到不写吗?


应该不行,我忍不住。


因为我在制造文字垃圾的时候,那种幸福感跟我本人,任何其他的任何事,整个世界,都没有半毛钱关系。




紫杀于2016年十二月二日凌晨三点


评论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