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st Cohled

It's just one story.

【食梦貘x茨木童子】灰烬(上)

邪教好吃(突然发病

一笑过之:

今天份的报社。
就是昨天那两千字,忘发了。
自从网易给我写攻受出了食梦貘和童男后,我就沉迷猪all不可自拔了。不过那时候忙,没空写脑洞,复健期扯出来。
今天份的报社,猪x茨木,只有我想不到没有我写不了的,哼哼。
有朝一日我非把猪all写满。
前篇,【食梦貘x童男】童话→http://gblwanan.lofter.com/post/1d070897_cdbb254


【食梦貘x茨木童子】灰烬(上)


食梦貘闯入这个梦境的时候皱了皱眉。一望无际的血红色弥漫天际,焦土上遍是灰黑色的尘,似乎还弥漫着硝烟的味道。
它习惯性地在梦的边缘等了一会,有一个黑红色的身影跌跌撞撞走了过来。来者一头红发掩在天空中,黑衣则与这土地相融。他背着一个硕大的酒葫芦,酒气与妖气向外散发,肆无忌惮。
食梦貘知道这是谁的梦,这是大江山的那位鬼王,酒吞童子所拥有的梦境。他一向这样肆无忌惮,率性又散漫,他提不起精神,是因为没人值得他提起精神。
酒吞童子的梦境里有一轮满月,浑圆的月轮安静挂在血红色的天空中,那是梦境里光线的来源。月光洒在他的梦里,无处不在又无迹可寻。红发的大妖又抬起手来,风带动那些黑色的灰烬在他身边旋转,宛若一群群起舞的蝴蝶,在他面前用自己的方式表示臣服。渐渐的它们又变了,黑色中透出一点红色的光,也同样像是血色,蝴蝶变成了飞舞的枫叶,在他旁边恣意燃烧。
酒吞童子灌了口酒,喃喃念叨着什么。
食梦貘好奇的很,它常年在梦境中穿行,见过许多好的坏的贪婪的理智的梦,窥过无数人的秘密。许多人抑或妖怪的所思所想不会说出,却总会在梦境中得到反映。食梦貘去不了现实,窥探那些不过是乐趣,也算是好奇。
那些充满想象光怪陆离的梦,无比严谨一丝不苟的梦,它都见过,也都吃过。酒吞童子的梦对他来说并无不同,食梦貘悄悄钻进梦的边缘,这样它就可以听的再清楚些。
“哎呀,他是在说什么呢?”
“他在说,红叶。”
冷不防有人回答了它自言自语低声嘀咕的疑问,低低的声音几乎就在食梦貘耳边——不,事实上这个声音的来源比它耳朵的位置高多了。食梦貘吓得一个激灵,它抬头向旁边望去,这才发现自己身旁站着一个同样穿着黑衣的妖怪。他满头白发,断了一只角,右边的袖口空空荡荡。
是茨木童子,传说中大江山的二把手,不远处那位鬼王的得力手下。
茨木童子目不转睛地盯着在梦境中心出神凝视枫叶的鬼王,食梦貘却知道回答自己的那句话就出自他口中。它明明看到茨木童子站在那里,周身散发着强大的瘴气,可它一点都感受不到,甚至感觉不到半分他存在的气息。
他悄无声息地站在梦境边缘,不知看了多久。
“看够了吗?”茨木童子忽然说。
“……啊?”
这位大妖总算将视线从鬼王身上移走,他低下头看了眼相对于他矮小到极致的食梦貘,从视线里读不出什么感情。食梦貘这会儿才终于感觉到了他的威压,与远处的酒吞童子不同,他离它太近,浓郁的几乎凝成实质的妖力几乎是一霎就压了过来,即使他并无恶意。
食梦貘被他吓得大气不敢吭,但它终究是生活在梦境中的妖怪,茨木童子再强大,不过也就是它的一顿美餐,这样想它就稍微安定了下来,余光注意到,在茨木童子散发出气势后,酒吞童子不见了。
那些枫叶重新化为灰黑色的蝴蝶散落,天空,大地,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食梦貘忽然发现它犯了一个错误,这里不是酒吞童子的梦境,这里分明是……
茨木童子的,梦境。
它的错误在于,想当然的认为梦境正中央最耀眼的那位才是梦境主人,没想到它的主人只是安静站在边缘,注视着中间的那人——按理说梦的主人作为梦境的制造者,那些梦境碎片只会围绕着他构成世界,不管是什么梦,都以他为中心——茨木童子明显不是。
茨木童子也注意到了消失的酒吞,但他没有说什么,只是耸了耸肩,就把注意力放在了食梦貘身上。
“你是食梦貘?”
“啊……是,是的!”
“来吾的梦境做什么?”
食梦貘觉得他是在问废话,食梦貘进入梦境还能做什么?但它不敢说,那些现实世界中极其强大的妖怪,其妖力完全可以影响梦境。它不是没有经历过。
食梦貘说:“……那,那个,我来找食物。”
茨木童子点了点头,道:“吾的梦境,你吃了也无不可。”
他这时才将目光放在梦境的中心。
“反正吾友已经走了。”
食梦貘小心翼翼地提醒他:“茨木大人,这里是你的梦境,你才是主人,只要想要他出现他就会存在的。”
茨木童子道:“不必了。”
“酒吞童子如果要躲我,我是无论如何找不到他的。他有这个能力。”
他忽地用力一甩左袖,带着空荡荡的右边袖子也飘荡起来,食梦貘看着他迈步向梦的中心走去,束着金铃的赤足每踏在地上一次,远处的碎片就分散,近处的就重聚一次,直到将他重新围绕在中心。
哦——食梦貘有点懊丧地想,或许是因为以它的高度,只看得见茨木童子的足吧。
后来食梦貘也来过几次茨木童子的梦,说实话口感并不好,因为他的梦总是一成不变的血红天空和灰黑焦土,空空荡荡,连加以调味的情绪也没有多少。有时候酒吞童子会从一侧走来,有时候则不会,茨木童子自己站在那里,不知在想什么。
但无一例外的是,他自己的意识都在梦里。
食梦貘习惯了之后也偶尔和他说两句话。它去过无数梦境,尝过无数各种情绪积淀出的味道,窥过无数人鬼妖物的内心,也见过无数沉浸在梦境里的意识。
梦是相连的,它从一个梦走进另一个,有时候被吃尽梦境的人也会跟着它。食梦貘并不在乎用餐的时候有人看,当着主人大快朵颐也不是没有过。至于那些离开自己梦境的人还能不能回去,它一向是不管的。
所以说,蝴蝶精的作用大概就是这样。把迷途的旅人带回去,用铃鼓的乐声。
那和它有什么关系呢?是吧。
食梦貘从其他妖怪的梦境里得知了茨木童子的性格。他们说茨木童子大人是个痴汉,对着他们说酒吞童子的优点能说三天三夜;也有些妖怪说茨木童子是个眼高于顶的妖怪,一直以来,都不屑和其它妖怪多话。
谁真谁假,食梦貘不是很清楚,毕竟它知道的大多是转了好几手的事情。茨木童子确实是个话不多的妖,也确实很执着于酒吞童子。他的梦里很少有自己,大多是鬼王安静地站在梦境中间,血色的枫叶围绕着他,然后和那个身影一起衰败成大片大片的灰烬。
茨木童子偶尔会对他讲起酒吞童子,他说话的时候很安静——或者说是冷静。好像并没有为这些情绪所困扰。
他在梦境中提起酒吞童子时,是非常冷静和清醒的。

评论

热度(92)

  1. Rust Cohled一笑过之 转载了此文字
    邪教好吃(突然发病